■□夢之花。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comment(-) 

在最後。 - 2010.09.16(格洛克)


如果厠所單間是被神照耀的天堂。

玫瑰窟窿有如席捲暴風一樣將一切植物的莖葉吸盡。手指被亂繩纏住。喉嚨像哽著蘋果塊那樣發不出聲音。
咳咳咳;如此幹澀的寂靜。

神甫無綫重復著『主。請你恕,請你背負我們的罪過。』
站在後排位置前不知如何禱告。對不起,無法依托。抬頭發現自己的頭頂一片空白。
『求求你原諒我自己。』『求求我原諒你自己。』

嚴重失焦。


就像真的瘋了一樣 把設計稿丟在一邊 像被人操控了一樣的畫。
沒法忍受。舌頭失去動力。幾乎流涙。欲望變成枯竭的幹柴;或者膨脹成令人惡心的肉腸。

以至于現在坐在這裏 根本不知道從何説起。問題的癥結在哪里也忘得一乾二淨。
我到底想説什麼。



早晨起來時間還早。刷牙洗臉煮咖啡吃面包泡麥片。隨意拿了兩件衣服套上。
收拾速寫本尺子刀子鉛筆一堆亂糟糟的東西整裝待發。
看著還剩一口咖啡所以拿起杯子喝了一口 結果灑在臉上褲子上腳上嘩啦的一下。

因爲環顧沒有紙巾,整個人都呆愣了。整整三秒鍾。
最後去厠所弄乾淨。

簡直就像激人嘔吐的實驗電影。沒有互動,沒有臺詞,沒有聲音。沒有意義。
關鍵在于,在哪里不經意間迸出的意外,也除了你自己會表示略有驚异,環境中依舊空無一片。就像現在我能够看到另一個自己的動作一樣。即使死了 也就是死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2) 

日更如何? - 2010.09.09(格洛克)


一張偏離本意的草稿,罷了。
缺了鏡面沒有畫,畫面就變得如此普通。

『我和我』。我隻有我或者我沒有我。
從來沒有什麼『那就是我』,而是和別人的不同漸漸産生了這個我。
就像副産品一樣一點一點將模樣削减雕刻出來的這個人。因爲拒絕一些東西而擁有了不同的那部分所産生的自我。

也許沒有那麼重要,它最終的定義。


只是一旦像混沌世界外的旁觀者那樣看著世界中的自己。
産生了一些奇怪的感受。
眼中只有這個人之後,該如何來做判斷和區別。它變得只是一副肉體一般站立。舉棋不定手足無措。空洞讓人討厭的皮囊。

於是這個『我』决定不再看下去了。無論怎樣還是,好好對待那個木衲得站在那邊的人吧。
於是,伸出手撫摸了他的頭。



comment(1) 

090118。 - 2010.01.19(格洛克)


Edward Eric@ 寺
Alphonse Eric@ 森

photo:倩
special thanks: Riya





>>続きを読む

comment(8) 

試裝。 - 2010.01.11(格洛克)

怎麼說。
擁有平凡的幸福,怕是於我無用了。
雖然這兩年,日漸體會到如此歡愉。也覺得是莫大一筆財富。

然。如此安於平凡而拘泥在自我滿足之中,
不如太過幸福或太過痛苦的人那樣,有強烈的慾望去帶給別人幸福。
因為它太過美好而去散播,或者因為它太過遙遠而去追求。

想必我卻是那太過幸福之人。



卻不甚相信自己。手足無措。
果真,能達彼境耶。


惟放手一試耳。

comment(7) 

聲聲慢。 - 2010.01.06(格洛克)


買完飯回去發現徐哥在暗房放起了音樂。清一色初中時的動漫主題曲。
最後工作都在鬼吼,藥水,飼暗和紅光中默默進行。

辛勤的洗了大半天照片。




>>続きを読む

comment(3) 


カテゴリ
アーカイブ
風起雲涌。

澤/lien

Author:澤/lien
.
email/msn:syulien@hotmail.com




free counters

精神底綫。
分類。
留言。
誰。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designed by まて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