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夢之花。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comment(-) 

choke。 - 2010.10.20(病痛)
苦笑。


難道已經報廢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0) 

結束吧食不知味。 - 2010.09.19(病痛)
半夜在家的時候想,附近有家深夜食堂就好了。有好吃的料理又可以排遣寂寞。喝酒都可以喝到天亮説胡話都無所謂,大叔只會笑笑了之。

不知老哥昨天和一堆人去通宵唱歌了。出門之後聽到他朋友在門口問到我爲什麼又不去,苦笑。這次我可是沒有被通知到的那位。
總之。早睡了。第二天起來老哥很有理由的睡到下午一點多,迷迷糊糊跟我强調昨天可是淩晨才回來。

哦。我默然站在門口。可是我還是想叫妳起床。至少送我這個正常作息的人去鍛煉吧。拜托。

很過分的宅了三天。連我自己都不爽自己。
每天做一點素菜加各式各樣的鶏蛋料理補充蛋白質。裝鹽的罐子的小孔貌似有點堵塞。怎麽倒都倒不出多少,所以吃的沒了鹹味。不是食不知味,是根本沒有什麼味道才對。再後來有一天連水都沒有,周六學校上完課一家店都沒有開。自動販售機不睬我投入的硬幣。絕望的走回了家。


最近的對話是在什麼時候?
周六早晨的課上,和旁邊那位美國女生上課閑扯。扯着好萊塢街邊肥胖的噁心女人見人就問要不要吹。扯着她搞不定的數學作業,問我到底難是不難,我説跟著規則走就沒有太大問題吧。

規則,或者是自由。


好像以上都不是我想説的重點。重點是在鍛煉完之後去超市,本想買一杯咖啡解决晚飯的問題。後來還是决定好好吃一頓。要了比平常還要足一點的份。

一碗豆腐湯加米飯,配了小黃魚,白菜,還有一份烤肉。
一份足足的烤牛肉。
対我這種七八天沒有捨得吃肉類的人,就像從什麼幻境被拉回現實。

是什麽時候開始走向這種戀食的變態之路,不清楚。總之是高中。總之是在迷離在人群外的那段時候。
我看著那個人,拉著我跑到地下車庫去吃買來的炸鷄,站在不知誰生銹了的自行車旁邊滿足的吃。在那種荒唐的蕭瑟的地方,笑著,配合著塑料袋的回聲。像是想要從高三的深淵中拼命逃脫出來一樣。

也許這裏的人沒有必要去瞭解被壓迫過的神經所經歷過的事情。
幾乎每次都是饑餓著,看完『THE HUNGER GAMES』,美國人覺得很精彩。階級衝突,人与電視直播的利益關係,或者人選擇怎樣做自己的矛盾塞到虛構的故事里。不過不知是不是全民娛樂讀物的緣故,并不那麽深刻。人物塑造的也不太典型,讓我的分析論文無法下手。

現在大多數事情都堆着。資料不足沒法開始。
也許下周末的時候可以出去消遣一番。

我必須努力活得悠然自得一點。




comment(0) 

在最後。 - 2010.09.16(格洛克)


如果厠所單間是被神照耀的天堂。

玫瑰窟窿有如席捲暴風一樣將一切植物的莖葉吸盡。手指被亂繩纏住。喉嚨像哽著蘋果塊那樣發不出聲音。
咳咳咳;如此幹澀的寂靜。

神甫無綫重復著『主。請你恕,請你背負我們的罪過。』
站在後排位置前不知如何禱告。對不起,無法依托。抬頭發現自己的頭頂一片空白。
『求求你原諒我自己。』『求求我原諒你自己。』

嚴重失焦。


就像真的瘋了一樣 把設計稿丟在一邊 像被人操控了一樣的畫。
沒法忍受。舌頭失去動力。幾乎流涙。欲望變成枯竭的幹柴;或者膨脹成令人惡心的肉腸。

以至于現在坐在這裏 根本不知道從何説起。問題的癥結在哪里也忘得一乾二淨。
我到底想説什麼。



早晨起來時間還早。刷牙洗臉煮咖啡吃面包泡麥片。隨意拿了兩件衣服套上。
收拾速寫本尺子刀子鉛筆一堆亂糟糟的東西整裝待發。
看著還剩一口咖啡所以拿起杯子喝了一口 結果灑在臉上褲子上腳上嘩啦的一下。

因爲環顧沒有紙巾,整個人都呆愣了。整整三秒鍾。
最後去厠所弄乾淨。

簡直就像激人嘔吐的實驗電影。沒有互動,沒有臺詞,沒有聲音。沒有意義。
關鍵在于,在哪里不經意間迸出的意外,也除了你自己會表示略有驚异,環境中依舊空無一片。就像現在我能够看到另一個自己的動作一樣。即使死了 也就是死了。



comment(2) 

不知所雲。 - 2010.09.15(病痛)


起床時的毀滅感。暫時有些失語。




安心して。



comment(1) 

也許無處可去。 - 2010.09.10(病痛)


未開工時候的3D手工和使徒樣的設計稿,做的是水柱。因爲桌子太小所以把東西全部搬到室外地上去做。
還是有一些人偏好室外作業的。單幹的時候比較清淨。
總之我跪地上忙活了兩小時站起來都頭暈目眩,才剛把大框架折騰得差不多。之後要像搭積木一樣慢慢把型修整起來。

被問覺得這門課是否有趣?還不如做泥塑來得容易。實在是拿硬紙板沒轍,何况鐵絲還沒上。
只能算是個難得的機會。在電腦里沒做這些之前,就有幸來玩個全面仿真的手工作業。雖然精力消耗過大。

不過在出教室的必經之路上作業的後果就是,不斷有人過來問:你做的是什麼?
漸漸習慣和同學談話也許是個不錯的開始。我試著隨和一些。試著,開朗一些。以我這幅面癱臉,沒有辦法回復他人的好意。
覺得愧疚,或者覺得置于事外。一厢情願的認爲這樣的關係一直保持下去就好。最後拿人類的本能出來説事,哈。


所以課后在被那位速寫本不離身的同學邀去動畫社的時候,吃驚之餘也沒有放縱自己的逃避。
真的。在課上聊天都神經緊張的不得了,更不要説獨處了。

四點三刻下課五點就和JAMES跑到社團活動地點,完全不明情况的坐在靠邊的角落。
原本意味是動漫迷的宅団之類,意外發現是十分正規的純動畫社團。
負責人是教授樣的人物,選出社團負責人和財務網管志願者之類,會收取$10作爲活動經費。時不時邀請動畫界的工作者過來演講(當天就請了一位DISNEY的角色設計師),還可組織去工作室參觀,放映比較難找的動畫電影,組團教授做動畫等。
在座許多同志們都手拿速寫本不停的畫,一時間我不敢相信這些都是動畫迷。完全沒有任何蛛絲馬迹可以看出那種,有點同類的神經質之類。難道只有亞洲人會有比較變態的思想?(喂

也許是因爲西方邏輯本就是講究嚴謹。也許這也是我的偏見。
就在和一個白人聊起EVA的時候,我都不知道他是因爲喜歡機器人格鬥而反復看那部片子,還是因爲某些人性現實種種。
但如果只是喜歡機械的宅,應該不會也猛刷這片四五遍。人類的感情這時候,真是可以相同的嗎。

最後餓到胃痛的時候,社里外訂了PIZZA和飲料,吃完我差不多早退了。
和這位,算是第一次交上的同道中的朋友告別。終于在這裏第一次體驗到友情上的親近感。
一件沒法忽略的高興的事。

説起來在FACEBOOK上搜到學校到攝影社之後就加入了群組。結果也收到周一社團第一次開會的通知。
覺得去看看也不錯。
放假時問在舊金山的親戚有沒有舊相機,現在等著他們郵寄過來。
不知緣由的想要拍攝,估計純粹是心空才好感覺。緩慢的出現在相紙上的白顆粒。
如今我也竟然,能够過得如此安寧。






早晨十點至下午四點的混沌期。
這段時間就像失去聽力。腦中隱約只有電器平緩的電流聲從左穿到右,再沒有別的。

老子必須清醒。





紙糊的環保(。房間暗到白天都不及一個燈。干。

comment(5) 


カテゴリ
アーカイブ
風起雲涌。

澤/lien

Author:澤/lien
.
email/msn:syulien@hotmail.com




free counters

精神底綫。
分類。
留言。
誰。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designed by まて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