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夢之花。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comment(-) 

我漏看了後半段的文章。 - 2009.11.30(禪心)

每次聽起dear my love都會有種[一花一世界]想要流淚的興奮和感動。
覺得那是雅同學最成功的一首曲子。雖然至今我還沒聽出他到底用了多少把吉他。

當年對這只曲我有寫過[放肆的愛]的感想,現在依然經久不衰。
所以不能說甚麼[美好的東西容易忘卻]之類的話吧。如果有以太存在的話,它就和空氣一樣永遠流動在空間里,連接著每一個生靈。

想了幾天。[既然學問無用,為甚麼還有這麼多人在追求?]
因為快樂吧。

答案竟然如此簡單。我真是死腦筋。
我到底要死幾次在這個不開化的腦袋上面啊。苦笑。
有時候不知道要罵自己多少次。真是個笨蛋啊。就算世界最後也毀滅了,人們都在追求虛妄的事,以苦行的人們微薄之力也無法挽回上天的垂憐。
那就只能努力過得開心點作罷。

既然人類從頭到尾都是愚笨的,無法超越神的,就享受自己微薄的這份快樂。
這大概是蒙田這位哲學家甘願在心中留下信仰的位置,
變成虔誠的基督教徒的原因。
蒙田堅信上帝給心地善良的信徒們安排了無可比擬的幸福,松原願望能渡去西方極樂世界。
這姑且也算是兩種信仰的相似點之一。

明天宗教課組織討論。然後自己進了佛經小組。至今還沒考慮出自己的甚麼狗屁論點。
還沒有看夠足夠的書,所以無法妄下甚麼斷論。我大概算是猶太教舊約組和佛經組夾縫中的人。
其實有一個問題想要問老師。人們會承認自己的愚鈍去相信天上的那位神嗎?
相信真的有比自己強大更多的神?放下自己類似自尊的東西,明確,直白。
[神的軟弱比人強壯。]
我不想聽到類似[這是福分]的回答(師大概會曰:見書xxx頁。

不過在聖心大教堂,眼前的婦女跪下祷告,燭光昏暗,暗到看不清別人的臉,穹頂延伸到根本無法觸及的地方。
收到那條短訊,淚眼模糊。那一刻我相信有神的存在。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8) 

累的很。 - 2009.11.29(病痛)
忙了三天累得很。連續幾個晚上夢多毫無睡眠質量。
死。




>>続きを読む

comment(7) 

絕望了!我對這個無法用錢買到東西的世界絕望了!! - 2009.11.28(病痛)
。
對不起我盜圖了。
怎麼著怎麼著怎麼著吧!他娘的摸都摸不到的機子盜了又如何!

絕望了。
我對這個不能在屏幕上顯示walkman聽了多少分多少秒的手機絕望了!!!!


>>続きを読む

comment(5) 

感恩節。 - 2009.11.26(禪心)
給爹娘寫了兩封信。總之真是愧疚。

對朋友就輕鬆點啦(為


真是不可多得的有意義的日子。
感謝所有屎坑糞坑里蹲著不爽還找得到朋友互相安慰的仁兄們。
真他娘的不容易。

活著是件好累的事。昨天我洗澡的時候還在想我要是消失就算了。
怎麼想都覺得,自己有點多餘。
學了這麼多得到的結論也就是:原來自己如此無知。不學更好。找個山頭隱居了吧!連澳大利亞都能看到飄來的冰山了人類到底還能撐多久。

玩世不恭不是沒有道理。

但你們已變成我快樂的源泉。
不管是小時候到現在的朋友和大人,還是剛認識不久的,生活中的網路上的。
還有,一直聽著我的歌關心我的朋友們。也許你們看不到。但我衷心的感謝。

努力去愛更多的人。

願你們能找到自己心中的那片寧靜。


comment(3) 

看甚麼看流水賬。 - 2009.11.25(病痛)
昨天班長去開了個學校批鬥會,聽說大家都停止提意見專聽攝影班長吐槽。
我估計是班長也聽夠我們吐嘈了所以當時吐的十分順暢。一條一條列舉論證絲毫不給校方老師留餘地。

然後今天上技術基礎的時候有個老頭進來查勤。
順便又被我們吐了槽。
結果態度極好的讓我們跟[吐嘈狂人薛某系主任]提意見。有用嗎有用早提了。
不過,學校總算重視了。搞的我不習慣。

期中周才第一次去參觀了學校暗房。
真的很暗。
兩個暗房連在一起,裡面有零散的三四個水槽,其他一片空地。
鑒定如下:是拍非主流頽廢風的風水寶地(會看到貞子的吧會滴血的吧!

再往裡面有六七個飼帷幔做隔斷的小隔間。裡面有個紅燈泡和放大機,不過沒電。
玻璃板和裁切照片的那玩意兒積了灰丟在地上的紙箱里。空隙里塞了點量筒。水槽只有三個,不夠沖洗照片的四個步驟用的,老師勒令敲掉重修。
之後同志們三三兩兩跑進帷幔里測試帷幔的漏光程度。以一分鐘之後還是看不見東西為佳。
結果本人處在的隔間看到了白色插座三枚。

老師說,忍忍吧,不要挑剔了。這裡是同濟大學啊。


然後去汽車攝影棚看。有個學長在那邊拍靜物。棚里有三四米高。燈光能照出人巨大的影子。
我和某人在燈前又揮手又跳來跳去,影子像極怪獸或者白癡這類生物。
然後對視了下,有點悲情。
這棚是別人的東西啦。
我們自己的改裝棚現在還是個倉庫,裡面堆滿學院可以外借的攝像機器材。
層高大概兩米不到。

不過,已經滿足了。沒錢,大家都不容易。


週六去蘇州拍了點片。對於建築的構圖有點苦手。特別是狹窄的地方,找不到合適的角度。
用光方面還是不得意。陰天,或者有陽光,有霧,我遲鈍的很。
借照片去表達自己太過奢望了。拍不到滿意的片。這種重複的感覺很讓人厭惡。
想念攝像機在手裡晃動的恍惚感。那才是大部分人在生存時的狀態。在自我中或是大環境中晃來晃去不得要領。

空虛的時候想念。想念通常是更大的空虛。


最近的書都比較無聊。作者不怎麼聰明。有些問題先哲都討論過了,再小議之後覺得淺得很。
佛經又很清淡。慧能娓娓道來。沒甚麼衝突感。
所以還是繼續看史書算了。


週四是感恩節。外邦節日。一件大事。


順便,自行車被偷。
導致現在每次路過A樓都要掃視一遍停車區。
媽的。
初三畢業那時買的。999塊,吉安特變速。是份大禮。
是我沒照顧好它。又生鏽又積灰。現在再也見不到這傢伙了。照片都沒留一張。

不是只有窮人才一無所有。有些東西,買了也不覺得那是自己的。
裡裡外外覺得,真正屬於自己的東西。像愛自己的一部分一樣愛護著的東西能有多少。
會對它說話,問它的感受,於之交流。我倒不覺得那是一件蠢事。
丟一樣是一樣。所以請大家一定要保護好它們呢。

comment(5) 

對。病了。 - 2009.11.22(遊園地)
我大概在這裡留不住一篇東西。



十五歲的時候到景山公園,走進去就坐在門口喝了茶。
天熱的很。沒有車走路也很累。故宮人很多還有家雀兒滿地跳。總之就是個炎熱的下午。
熱愛走路並且每天鍛鍊一萬米的大叔讓咱歇歇等會兒去看歪脖子樹。
崇禎砍了女兒的手臂然後在景山吊死啦。
那天有個晨練的老頭在地上畫了一條龍。

我記得高二某次語文考試這個空也沒填出來。誰吊死的來著?我還去看過歪脖子樹呢。
順便,他甚麼朝代的人也忘了。好像從來就沒知道過。
只有個印象他腦充血砍過自家人,因畏懼而自殺身亡。故宮那講解耳機用的是[逃]字還是啥,給我這種錯覺。

十九歲的時候去景山公園。跟人說崇禎在這裡自縊了。
冬天很冷。只當它是個公園在裡面歇腳。買了杯茶捂手也沒走進裡面去。我這路盲肯定找不到歪脖子樹的。相比而言對地壇公園更感興趣,因為史鐵生。

反正我一直不在意這個明末皇帝。功課沒做好。



>>続きを読む

comment(5) 

十五歲的自己。 - 2009.11.21(苦艾)
拜啟。給十五歲的自己。點擊試聽。

回來已經十一點多 還是想唱這歌。因為太晚所以副歌部分沒能太激動,也只唱了十五歲的信這部分。
可是心裏卻還是很激動。

昨天又聽到這首歌,和初次聽到一樣的感動。
『感動』這個詞都無法表達心情了。也是個被用爛的詞。

感動到我想痛哭。


我在想我能解答自己十五歲時的問題麼,我又看到十五歲時的日記。
本來被期待著能解決問題的長大的自己,好像根本沒有那樣的能力。
把自己想的太過強大,最後被輕易擊敗。
現在想來,就好像是辜負了十五歲的自己似的。這副嘴臉,太過痲木固執。

能不能繼續信任自己,不會讓十五歲的我失望。
就像有一天我會把這首歌唱完,用後半段的歌詞表達心意。



自分の声を信じ歩けばいい。
我好像還是不太在意自己的意誌了。

>>続きを読む

comment(1) 

紊亂。 - 2009.11.14(格洛克)


每次我都覺得這拍的像蓮花。其實卻是玫瑰。大概是角度的錯覺。



>>続きを読む

comment(6) 

我們在浪潮中。 - 2009.11.11(格洛克)
浪尖
[盲從。]

師曰照片的好壞並不在技術。單反放到p檔誰都很牛。
關鍵那是不是你想要的。
能不能拍出你想要的,還是湊合那破機器(這真的是老師說的嗎

>>続きを読む

comment(5) 

絲綢。 - 2009.11.10(格洛克)
大半夜在家裡找長袖睡衣穿。衣服不是扔學校就是髒了。
翻出件古老的被遺棄很久的睡衣。

絲綢!
大喜過望。

才意識到這兩年的審美大幅度轉變。

好像是初中的時候外婆買給我的。當時嫌顏色太過喜慶料子太過古老不符合我氣質。
所以就存放起來繼續穿Tee睡覺。偶爾褲子沒替換就拿來湊合,衣服基本不碰。

幾年後再次找到它竟然迸發出近乎癡迷的情緒(腦抽?
不過秋天穿這料子著實,
有點冷。

再冷也值![放照幾枚 慎入。]

>>続きを読む

comment(6) 

「宿り木」 - 2009.11.09(苦艾)
「宿り木」
作詞∶柴田淳
作曲∶柴田淳
歌∶柴田淳
爱%?词酷歌※●◇词网欢迎您
憂い帯びたまま 絡み付いた
長い髪はまだ 誰かの色
夢から覚めて 幻から醒めて
私はいつから
ゆらゆらと揺れて 蔓を伸ばしていた
どこかへ
飲み込むほど 誰かを愛していたの
引き千切られた手は
私の体ごと 枯らしていった
再び芽吹く その日まで
何度目覚めても 悲しい朝
これが確かに 私の今
抱きしめてるように 首絞めているように
誰かの面影 ゆらゆらと浮かべ
傷は塞がずに 残した
飲み込むほど 誰かを愛していたの
振り払われた手は
想うことさえ 許してくれない
再び宿れる その時まで
飲み込むほど あなたを愛していたの
引き千切られた心は
私の体ごと 奪っていった
再び芽吹く その日まで
再び芽吹く その日まで

comment(0) 

無從信。 - 2009.11.08(格洛克)
暫時渾噩,遂喝茶一杯。
聊以滌心源。






>>続きを読む

comment(6) 


カテゴリ
アーカイブ
風起雲涌。

澤/lien

Author:澤/lien
.
email/msn:syulien@hotmail.com




free counters

精神底綫。
分類。
留言。
誰。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designed by まて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